新加坡三分彩漏洞技巧:夏日露天電影系列——Coco, Moana, Toy Story!(5/25-26)

https://wp.me/p4osdP-p0p? 趕快轉發朋友圈!
0
55

本周大家即將迎來Memorial Day小長假,如果沒有計劃出遠門或者Camping之類的話,可以一起約一約露天電影啦。本周的露天電影包括充滿墨西哥亡靈節風情的Coco《尋夢環遊記》,自強不息的女領導Moana,以及回憶殺Toy Story《玩具總動員》。

Coco 尋夢環遊記

時間:周五? 5/25,6:00pm
地點:Waterfront Park-1600 Pacific Highway, San Diego, CA 92101

作為中國人在聖地牙哥逛街的時候常常會奇怪為什麽這裏有這麽多彩色骷髏的藝術品?對於受到中國文化強烈影響的我們而言,代表死亡的骷髏應當是一個禁忌,因此不解為什麽這裏那麽多地方要把這些象徵死亡的骷髏印到各種包上、衣服上、筆記本上、各種器皿上,還做成各種工藝品。鄰近墨西哥的聖地牙哥受到許多墨西哥文化的影響,而這些彩色骷髏,正是源自於墨西哥的“清明節”“——亡靈節。墨西哥的亡靈節是全家團聚、慶祝生命、悼念死去親友的節日。慶祝的時間大約是111日和2日。必備的祭祀品是糖骷髏、萬壽菊等,他們認為萬壽菊的香味和骷髏的五彩顏色能夠指引逝者的靈魂回到家裏。

這一部2017年的電影COCO《尋夢環遊記》正是表達了墨西哥人的這種死亡文化。正如墨西哥作家帕斯說過:死亡是墨西哥人最鐘愛的玩具之一,是墨西哥人永恒的愛。墨西哥人常常把死亡掛在嘴邊,他們調侃死亡、愛撫死亡、與死亡共寢、慶祝死亡。如果你到墨西哥街頭,你變更加能夠體會到他們滿街的骷髏文化以及亡靈節隨處可見的彩色骷髏。他們的亡靈節不同於中國人的清明,他們以積極和歡樂的方式對待死亡。

COCO這部電影完全是以墨西哥的亡靈節為背景,豐滿地詮釋了墨西哥的亡靈節風情。電影的小主人公Miguel熱愛音樂,然而他的家庭卻視音樂為洪水猛獸,家人只盼望Miguel長大能夠繼承家族的製鞋產業。然而亡靈節來臨前,Miguel卻意外穿越到了亡靈國度,在太陽升起前,必須得到一位親人的祝福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Miguel開始了尋找已故歌神Ernesto之旅,途中邂逅了落魄歌手Hector,最終發現了一個隱藏已久的秘密。

Miguel家的老奶奶Coco即使滿頭白發,卻還紮著和兒時一樣的小辮子,在冥界和爸爸團聚時,和小時候一樣純真地叫著“爸爸“。不論經歷了多少歲月,哪怕經歷了為人父母,甚至祖父母,在父母面前,你永遠都是他們的孩子。

無論是背井離鄉到美國奮鬥的人們,還是對墨西哥亡靈節文化感到好奇,這部影片都能為你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Moana 海洋奇緣

時間:周六? 5/26,7:30pm
地點:Agua Caliente County Park-39555 Great Southern Overland Stage Rt, Julian, CA 92036

我問女兒,你最喜歡哪個迪斯尼公主?答曰Moana,於是我問兒子,答曰:Snow White,又問為何?答曰漂亮啊。我說,還是一起去看Moana吧!

過去童話裏的公主總是身材窈窕得像芭比娃娃,上周哈裏王子大婚,英國王室又迎娶了一位美麗的王妃。

在電影Moana中,一反大眾期待的高貴典雅公主形象。Moana頂著幹草一樣的頭發、穿著破布裙子,還有那黑黑的小粗手臂和小粗腿,典型的微胖身材的代表,完全顛覆了傳統的公主形象。然而她的作風卻更加迎合了這個時代對於公主的定義,女孩們不需要再把自己限制在傳統公主的條條框框中,而是尋找自己真正的價值。還記得《致橡樹》麽?所有人都不完美,互為彼此的鏡子,莫阿娜從毛伊那裏學會了擔當,毛伊從莫阿娜這裏找回了自我。沒有王子的公主依然可以活得精彩,女孩子們再不需要考慮自己是否要和男人一較高下,更不需要舍棄自我成就傳統式的愛情,沒有傳統的束身衣,沒有傳統的禁錮,只需要更好地探索自己真正想要實現的。

所有女孩子都不應該錯過的這部迪斯尼公主童話,童話再也不是那樣的童話了,而是我們想要給予孩子的未來世界。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

?

Toy Story玩具總動員

?

時間:周六? 5/26,7:30pm
地點:Horton Plaza Park-225 Broadway, San Diego, CA 92101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雕零的花。1995年的老電影,你是否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是如何欣賞這部電影的?現在可以帶上你的孩子一起來看囉。在不同的年齡段看Toy Story,你一定有許多與當時不同的感受。

小時候看巴斯光年,他一直認為自己是遠方星際的領袖、勇敢的探險家、勇於自我犧牲的宇宙戰士,他目光深沈,有時眉頭緊鎖,有時又寬容大度瀟灑不凡,他的胳膊上有殺傷力極強的激光槍,還有宇宙通訊系統,他始終在眾玩具中對著通訊器向宇宙總部匯報,努力讓自己顯得偉岸與神聖,他認為眼前的一切只不過是個玩笑,是宇宙飛船失事後的奇遇,他終歸要飛向宇宙,浩瀚無垠!做一個萬人景仰的英雄。面對惡狗的時候,他毫不畏懼,將激光槍的瞄準器照在它腦門上作出警告,他甚至可憐這只狗的愚蠢。牛仔胡迪拉著他逃跑時,他還在暗笑胡迪的懦弱,因為不想傷害他的自尊心,巴斯光年只好跟著他跑。然而批量生產的巴斯光年正在流水線上滾動、包裝,同時一個男中音在誇張的叫賣著,帶有探照燈的巴斯光年!帶有電動折疊翼的巴斯光年!帶有腕式對講機的巴斯光年!而他的失去能源的宇宙飛船,只不過是一個包裝盒。原來自己只是一個可以批量生產的玩具。

?時隔多年,當我想起巴斯光年面對窗外的明朗天空沈默站立的背影,想想自己曾經年少時的豪情壯誌,是不是已經被現實打擊到只覺得自己是流水線上個一份子而已?哪怕你有再引以為傲的技能,是不是在AI的時代裏,最終也只會成為一個巴斯光年而已?